• 宝拉——灯塔的看守人

  • 本茨卡尔灯塔是芬兰最南端的旅游胜地。灯塔矗立于荒芜的小岛上。经过数百万年的海水冲刷,岛礁被塑造成了如今圆滑的曲线形状。

  • 本茨卡尔灯塔始建于1906年,是北欧国家中最高的灯塔。1941年战争期间,为争夺该岛发生过惨烈的战斗,在通往塔楼的石阶上战争的痕迹仍历历在目。

  • 宝拉·威尔森和丈夫在这个灯塔已经居住了16年了。他们照看着灯塔,开设了小旅馆,每年从六月到九月间向游客开放。

  • 孤岛一座,周遭几英里内空无一物,如同魔幻之地。夏夜,这里整晚都有日光。

  • “我们现在是与大海面对面、大眼瞪小眼,在我们背后很远的地方,才是所有那些住在距离大陆更近的岛上的居民们。这么想一下,感觉很神奇,你不觉得吗?”——“姆明爸爸”说。

  • 推荐

    您可能还喜欢这些精采的文章:

    • 徜徉波罗的海的大乐趣

      徜徉波罗的海的大乐趣

      芬兰是个最值得游客扬帆远航的国度。当你搭乘的豪华游轮驶出都市霓虹掩映下的港口,一次流连忘返的海上悠游之旅就混响着浪花声开始了。

    • 芬兰的航海体验

      芬兰的航海体验

      芬兰的波罗的海海岸线,数万岛屿星罗棋布,是寻求独特航海体验的游客们的一处胜地。

    • I wish I was
      in Finland

      ——成为芬兰国家旅游局Facebook组群的粉丝,随时获取最新信息!

宝拉——灯塔看守人

对芬兰人而言,前往本茨卡尔 (Bengtskär)灯塔参观,就几乎如同朝圣。每一个芬兰人在一生中总会去一次这座灯塔。灯塔看守人宝拉·威尔森(Paula Wilson)为我们解释了灯塔的魔力所在。

“这个大概是史上最大的灯塔。而且,你知不知道,这是最最遥远的岛屿,这个岛之外,就再没有人烟了——什么都没有,只有大海。这么说吧,我们现在是与大海面对面、大眼瞪小眼,在我们背后很远的地方,才是所有那些住在距离大陆更近的岛上的居民们。这么想一下,感觉很神奇,你不觉得吗?”

——托芙·扬松《姆明爸爸出海去》中“姆明爸爸”说的一番话(根据Kingsley Hart的英译版转译)

魅力独具

我第一次来到本茨卡尔灯塔是在1968年的夏天,当时我和丈夫刚刚订婚。灯塔立即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孤零零的岛屿,周遭几英里内空无一物,感觉就如同来到了魔幻之地。你仿佛身处辽阔的大海之上,却又分明脚踏实地。

灯塔重获新生

九十年代初,一度巍然耸立的本茨卡尔灯塔已然年久失修,荒废了25年之久。我和丈夫敦促灯塔的拥有者图尔库大学翻修此处,让它重获生机。从那时起,我们照原样重建了灯塔塔楼,而后又租下了灯塔,并把这里当作博物馆供游客参观。至今我们两人在这里已经住了十六年了。我们打理灯塔,在灯塔内开设了一间小旅馆,这里面还有一个1907年建造的花岗岩桑拿房。晚上,我们会为客人把桑拿房烧热。

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地标

本茨卡尔灯塔是北欧国家中最高的灯塔——是壮观的芬兰民族浪漫地标建筑,在芬兰历史上曾经发挥过重要作用。灯塔始建于1906年,建成后有五户人家全年住在这里,直至冬季战争爆发为止。在1941年续战爆发之初,为了争夺这个灯塔,曾发生过惨烈的战斗,战火留下的印记至今仍历历在目。今天,在这里你仍能感受到历史风云留下的凝重氛围。灯塔建筑的历史和岛上旧日居民的坎坷命运,为参观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深深地印在了如今居住在此的人们的脑海之中。

荒凉,但却很美

本茨卡尔岛很小,面积不过2公顷,几乎寸草不生。岛礁经数百万年来海水的冲刷,形成了周围圆滑的曲线。在礁石的隙缝和孔洞之间能找到鸟巢,夏季可达数百个,“鸟丁”兴旺。但真正震撼你的还是这里变幻莫测的天气。在这个大海深处的一叶孤鸿之上,刚刚还风平浪静,突然就会浪起云涌,巨浪连番轰击岩石,惊天动地。

向所有人开放

本茨卡尔是我的家园,但最重要的是,这是一座属于所有芬兰人的灯塔。这是我们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民族的宝贵财产,就和我们的古堡、教堂等等一样。这座灯塔从六月到九月间每天都向公众开放。

群岛和海岸区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