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情和扭曲 – 芬兰的音乐

芬兰乐坛是这一个民族总体状况的缩影:没有超级巨星的国际巡回演出;但仔细看,您会发现一群有趣的另类艺术家,正在进军主流音乐。

因着过去混浊历史而产生的憧憬和忧郁意识,甚至是一个悲观的元素,在很久以前已经成为芬兰音乐的特点,甚至在音乐中即挥之不去。从战后时代歌手到现代流行乐手,芬兰观众一直也很容易认同台上不断诉说人生悲哀故事的忧伤表演者,投入他们表达的悲情。

从探戈到摇滚

芬兰探戈,以其带点悲哀的表达形式而闻名,深深植根于芬兰的音乐和舞蹈文化之中。

今天,在芬兰年轻一代乐手创作出的各种类型的重金属音乐中,悲情同样明显。HIM 是芬兰在国际上最为著名的摇滚乐队,The Rasmus 则更为流行化,紧随其后的 Children of Bodom 以及 Nightwish 也有大量重金属音乐拥趸。

重金属音乐之国

过去十年,借助于一个广播电台、一个音乐展览会以及几个专门为重金属音乐举办的音乐节,如赫尔辛基的图什卡 (Tuska)、坦佩雷的 “桑拿” (Sauna)、考哈约基(Kauhajoki) 的努米摇滚音乐节 (Nummirock) 等,重金属音乐已在芬兰家喻户晓。

芬兰曾勇夺欧洲歌唱大赛冠军,令人震惊的怪物 Lordi 在 2006 年为芬兰赢得了这一殊荣。

哟!芬兰说唱

芬兰说唱音乐已被认为是一个重要的幽默表达方式。说唱唱片甚至曾获国家奖,更因为他们经常把社会的政治信息放入歌词里面,而获得好评。

Pipefest 是北欧最大的Hip Hop活动,在芬兰中部耶姆塞 (Jämä) 的希莫斯 (Himos) 滑雪度假区举行。而约恩苏 (Joensuu) 其中一个全芬兰最长时间的摇滚音乐节 Ilosaarirock 里的 “放松舞台” (Rentolava) ,就专用于说唱音乐和其他有节奏音乐的表演。

文化节拍

强烈的反差构成了芬兰文化生活的重要元素,比方说,从热气蒸腾的桑拿中跑出来,立即跃入冰冻的湖中。我们尽情拥抱这种感觉。

文化节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