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芬兰的感觉

    佩尔他涅米 (Paltaniemi) ,湖区

    照相机镜头所捕捉的,正是我脑海所构想的,对我来说这就是摄影的魔力。也正因为此,我愿意在圣诞或者仲夏节的重要节日里,仍然躲在暗房里继续工作。

  • 希文萨尔米 (Hirvensalmi) , 湖区

    意大利名画家莫兰迪 (Morandi) ,终生也画空酒瓶;我的工作方式也几乎不改变。我不认为我可以预测我的结果,只是当我听到快门通过水波纹的回声,我就知道, “另一个酒瓶” 又打开了。

  • 陴馬沃里 (Piimävuori) , 湖区

    我的作品是正常肖像画的反向。相机静止不动,而我则盲目地和直觉地移动,不断去寻找那个是决定性的位置,让镜头发挥它的魔力。

  • 纳沃 (Nauvo) , 群岛区

    我没法知道当我走到水里,热沙粘到我的湿背上,影像会变成一个墓碑,或者一个渔船系泊的标志牌。

  • 阿西卡拉 (Asikkala) , 湖区

    两个肩胛骨,两条胳膊,两条胳膊肘,两只手,两边对称。无头的奇异现象,又是另一回事。这样可否让人感到无头髗的好处? 我疑惑。

  • 伊瓦洛 (Ivalo) , 拉普兰

    这照片我拍摄我自己而不是别人,因为我照片的姿态会令人痛苦,甚至是危险。 即使那姿势很容易做,要维持着也不好受。

  • 阿西卡拉 (Asikkala) , 湖区

    当水把我的头和身体分开,我便有这个拍摄的主意。没想到,旁边的岩石好像一条鲸鱼,要把我像圣经人物 — 约拿般吞噬。

  • 塞马湖 (Saimaa) , 湖区

    我在这里,紧紧把四肢躯干压在一起,摆出一个像盘景树的姿势,回应寒冷的北风。

  • 科里 (Koli) , 湖区

    我们与自然世界的密切联系,是一切事物的关键。芬兰是幸运的,它提供许多大自然恩赐、静思和狂欢不寻常地点的例子。

  • 韦伊塞莱萨里 (Väisälänsaari) ,湖区

    我的工作就像一个纪实摄影作品。我的负片影像,海岸上的平衡船骨,配合着伸出的手到桦树叶子,每次都洽到好处。

  • 推荐

    您可能还喜欢这些精采的文章:

芬兰的感觉

“芬兰的感觉”,  摄影师亚诺•拉斐尔•明基宁 (Arno Rafael Minkkinen) 的作品。

我们所有人也有对家的感觉。1945年我出生在赫尔辛基,但在美国长大的。十六年离开了自己的国家,使我在心里产生一种空虚的感觉。那是一个感性的渴望,一种潜意识想回归的冲动。每次飞机着陆赫尔辛基万达机场,我都等待着飞机降落第一下与地面的撞击。如果不幸的那是一次摔机着陆,至少我已回到家乡了。

赤身露体的神圣

我第一张的芬兰照片,是在纳沃 (Nauvo) 拍摄的,那印证我对赤身露体的神圣感觉。赤身露体的本质,拥抱天地万物,也拥抱着我们。在芬兰,自然本性是最光荣的事物,无需要隐藏。在森林里或者在悠然海岸上独自裸身面对大自然,是我们最接近上苍和造物主的经验。我爱用我的脚趾,挖进森林的泥土里;我又喜欢在湖岸的大石之间不穿鞋子不穿衣服的走来走去,就像天堂里的一只野生猴子。

– 亚诺•拉斐尔•明基宁

 

分类:
芬兰

芬兰是一个充满有趣对比的地域。鲜明的四季、夏日的午夜太阳和冬季的北极光、城市和郊野、东与西的差异。

宁静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