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普兰意想不到的诱惑

  • 和这帮盖着毛皮的朋友的新生活

    帕斯离开伦敦的商业世界,搬到拉普兰创建一个哈士奇雪犬的农场。

  • 镇定而酷

    要雪犬替您拉一次雪撬,牠们不会反应很大,因为牠们知道很快就完事。一旦您要牠们拉一趟野外旅游,牠们就会很雀跃,发出的叫声甚至震耳欲聋,让您知道牠们很想参与其中。

  • 不是单人匹马

    对许多人来说,狗拉雪橇是唯一真正在拉普兰旷野里的旅行方式。起码它比雪地摩托安静很多。你能听到的就是狗的喘气声音,还有牠们高速奔跑时的嗖嗖声。

  • 每个人也可以参加的雪犬野外旅游

    帕斯的向导来自地界各地,某些甚至来自澳洲。野外向导的工作变化多样,偶尔也会需要照顾小孩。

  • 不怕风雪

    用于野外旅游的,主要是西伯利亚和阿拉斯加的哈士奇雪犬。牠们都喜欢寒冷的天气,也喜欢长途的旅程。

  • 推荐

    您可能还喜欢这些精采的文章:

    • 佩卡——隐居荒原的设计迷

      佩卡——隐居荒原的设计迷

      在创意灵感的源头拉普兰,有这么一个参观顶级芬兰设计的所在:依多立设计之屋——一座建在原野之中的独特的设计工作室兼展览馆。且听佩卡·席尔福斯为我们娓娓道来。

    • I wish I was
      in Finland

      ——成为芬兰国家旅游局Facebook组群的粉丝,随时获取最新信息!

拉普兰意想不到的诱惑

与拉普兰的冬天旷野“相恋”,会完全改变您的生命。

帕斯•伊科宁(Pasi Ikonen)是拉普兰诱惑力的典型例子。当他与英国妻子安娜(Anna)搬到芬兰旷野边缘上的埃农泰基厄(Enontekiö)后,他就把伦敦的朝九晚五的工作远远抛诸脑后。一旦定居下来,他们便买了几十条狗,开始创建一个哈士奇雪犬的农场。夫妇俩并没有这方经验,既没有当地联系,也不懂雪犬雪撬。这也没关系,北极的召唤就是抵抗不了。

从运动员到培养哈士奇雪犬的农民

帕斯和安娜都是出色的运动健儿,他们两个人不单单酷爱运动,也具有多年参加世界各地荒野挑战赛的经验。当他们结束了运动生涯,以前的冒险玩意同时也放下来,一切归于平淡。然而,没多久他们就开始怀念北方的旷野,尤其是在冬季,当真正的北极生活重新出现的时候。

白雪重临,生气再现

冬季给人的纯粹深刻印象,是难以解释的,因为不是每一个人也领略得到。甚至许多芬兰人都讨厌寒冷,讨厌冬季的黑暗;在漫长冬日里,他们渴望南方的温暖快点到来。但对于那些喜爱冬天的人,下雪好像毒品一样,巴不得它立即出现。当厚雪如天鹅绒的覆盖黑暗的大地,生命好像再一次被被魔杖施法的重新改变。降雪带来的户外活动,包括雪地摩托,狗拉雪橇和滑雪。

忘记物欲的烦忧

帕斯、安娜和其他住在拉普兰的人,分享着对“卡莫斯”(Kaamos)的爱,“卡莫斯”是每年最黑的时候。虽然太阳有几个月不会升上来,当地人不觉得这会令人沮丧。反而,他们会欣赏北极光在天空中飞舞,或遥望明亮的星星闪闪发光,在那南方人看不到的景象里,浑然忘我。所有日常生活的物欲烦忧,都忘记得一干二净。

童话森林

拉普兰的纯洁自然环境,是它美丽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这可以在许多针叶树上面看出来。针叶树在干净的空气里,表面都会长出胡须状的绿色的苔藓;但在南方的污染空气里,这些苔藓许多年前已经消失。苔藓使树木看起来像老图画书里的童话森林。

没有人在匆忙

除了多样的自然环境,帕斯也被埃农泰基厄的生活方式所吸引。在拉普兰,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没有任何理由的抢着要到什么地方。那一种慵懒、悠闲的生活态度植根于当地的自然环境,需要与季节和谐地配合。这与短暂而急促的商业世界相比,反差极大。这也难怪许多来拉普兰游览的人,突然在反思…人生不就应该如此吗?

 

芬兰

在繁忙而挤压的现代生活里,难得的是我们还会看重一些事情,如空间、安静和时间。呼吸的空间、梦想的时间… 您可以在芬兰这个湖多人少的地方,找到那些珍贵的东西。

冬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