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苏洛——芬兰的熊爸爸

  • 尤索(Juuso)是苏洛·卡佳莱宁收养的熊当中最大的一头,也是猎食动物中心里的大明星。它自幼就成了孤儿,被苏洛收养。

  • 熊喜欢吃水果和浆果。戴苏(Tessu)嗅着这只大西瓜,迫不及待地想吃了。

  • 猞猁是芬兰最大的野生猫科动物,在野外难得一见。

  • 苏洛一辈子都住在北芬兰的库萨莫(Kuusamo)。这里风景多样,是热爱大自然的人们趋之若鹜之地,各种美景令人目不暇接。

  • 推荐

    您可能还喜欢这些精采的文章:

    • 闲散的驼鹿

      闲散的驼鹿

      和驯鹿不同,驼鹿是真正的野生动物,并尽可能避免与人类接触。如果想见到这个雄伟的动物,就去芬兰全国各地的野生动物公园和动物园吧。

    • 与熊邂逅

      与熊邂逅

      在荒野指导员的陪伴下,您可以安全地观察野熊。牠是欧洲最大的食肉动物,和牠邂逅的经验一生难忘。

    • I wish I was
      in Finland

      ——成为芬兰国家旅游局Facebook组群的粉丝,随时获取最新信息!

苏洛——芬兰的熊爸爸

在芬兰,人人都喜欢亲近大自然,不过苏洛·卡佳莱宁(Sulo Karjalainen)做得可有点极端:他和一群猎食动物生活在一起。

从芬兰北部的库萨莫向南驱车30公里,你会来到一处坐落在湖畔的老农场。近来有一阵,这里成了话题焦点,大多数芬兰人对农场主人的名字都开始耳熟能详了。苏洛·卡佳莱宁的名字出现在无数的报刊文章中,还有人专门为他拍摄了电视纪录片,人们对苏洛大感兴趣——因为他与芬兰的猎食动物之间建立了非比寻常的关系。

假如你也生在山林之间,你身上也多少会有些兽性的。

人们是因为动物而知道我的名字,这让我感到很高兴。自幼生在山林之间,你很自然地会与动物有一种亲近感。我还记得很小的时候,妈妈在挤牛奶,我就成天待在羊圈里。我第一次在野外见到熊的时候,还不到十岁。

猎食动物的孤儿院

我的家变成猎食动物的孤儿院,这件事几乎纯属偶然。那时我正在做一个研究项目,所以人们把因为车祸或狩猎而失去双亲的孤儿熊送到我这里来。我当然要照顾它们,直至它们从创伤中恢复。假如它们不具备再度返回野外生存的条件的话,我就把它们留下。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结果成效很好。我总是致力于为动物提供它们所需的一切,确保它们能好好生活。与此同时,我们之间也逐渐建立起了深厚的情感纽带。

午夜阳光才是夏日的象征

我一辈子都住在北芬兰的这个农场。这里有许许多多野生动物,有充足的水资源,有丰富多样的森林景观。我哪儿都不想去,只想住在这里,尤其在夏季,因为整夜都有阳光。有些游客受不了午夜的太阳,把旅店房间的窗户都用厚窗帘遮了起来,这样才睡得着。对我来说刚好相反。假如不是整夜都有阳光的话,就根本没有夏天的感觉了。

 

 

更多目录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