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为北极冬天而痴迷

  • 基尔皮斯湖的宁静抚慰你的心灵

    在北极的荒原里,你可以极目千里,听到的只是自己的呼吸,和靴子在雪地里嘎吱作响的声音。那世界就像只有蓝色和白色的无声电影。

  • 群落里的一员

    在拉普兰,驯鹿无处不在——路边,酒店外,荒原上;但它们并不是野生的,所有驯鹿的耳朵都带有某个驯鹿放牧合作社的标记。

  • 护目镜 – 在明亮的春日的必需品

    基尔皮斯湖的最佳游览时候是春天。当太阳高照,你只需要穿上一件毛衣就已经感觉不错,闪闪发亮的积雪像镜子一样。

  • 一群自由的灵魂

    与其他家畜相比,驯鹿的生活相当不错,它们的生活,就是自由地在荒原流浪。

  • 饥饿者的食物

    驯鹿在下着大雪的天气里很难找到食物 – 地衣(lichen),所以尼尔斯•马蒂每天要运送数百公斤干草和干饲料到荒原上。

  • 穿上萨米传统民族服装的尼尔斯•马蒂

    尼尔斯•马蒂是拉普兰地区的萨米人、北极地带的土著。萨米人传统的服装只在礼仪场合穿着,衣服上的饰物代表佩戴者来自哪一个家庭、区域和部族。

  • 唯有落日余晖

    在芬兰的“手臂”地带——西北部的埃农泰基厄(Enontekiö),山脉高达千米以上,芬兰百分之六十的山丘都坐落在那里。

  • 推荐

    您可能还喜欢这些精采的文章:

为北极冬天而痴迷

有些人喜欢冬季多过夏季,驯鹿牧民尼尔斯•马蒂(Nils-Matti)就是其中之一。

芬兰的拉普兰(Lapland)非常广大。它的面积大过葡萄牙,但拉普兰的概念还要大。许多游客以为他们已经到达了拉普兰,其实他们只是走了一半的路。进一步往北走,你就越能了解拉普兰的真正意义。

在北极丘原极目千里

当你沿着芬兰西北部的“手臂”再向北走, 地平线上的针叶林逐渐消失,桦树也缩小到一米的高度;同时,荒原在你周围升起,你也陷入了一片世上难寻的宁静中。在那里,你可以极目千里,听到的只是自己的呼吸,和靴子在雪地里嘎吱作响。请探访基尔皮斯湖(Kilpisjärvi)埃农泰基厄(Enontekiö)小村,你会明白为何许多游客会年复一年重返此地。

“城市不适合人类”

萨米人尼尔斯•马蒂一辈子都住在基尔皮斯湖,他的家族根源可以追溯到十二代之前。尼尔斯•马蒂仅去过芬兰南部几次,即使这样,那几次也不是他完全自愿去的。在他看来,基尔皮斯湖已具备任何人在生活中所需要的一切。最重要的是,基尔皮斯湖给了他全家几个世纪以来赖以为生的大自然环境。

尽管拉普兰的夏天是美丽的,冬天才是尼尔斯•马蒂特别期待的季节。夏季和秋季只是过场,他静待每年第一场雪的来临。他的生活要等到北极荒原盖上皑皑白雪之后,才算恢复正常。那也就是要把车库的积雪挖开,方可以拉出雪地摩托来使用的时候。

冬季的光辉

对于南方的访客来说,拉普兰是一个休息和放松的完美地方。无论你 “逃离” 烦嚣的原因是什么,再也找不到比北方荒原那样更能够令你重新充电的地方。在晴朗的冬夜,北极光闪耀,将荒原照得犹如白昼。。

 

分类:
,
芬兰

在繁忙而喧嚣的现代生活里,我们最为看重的是那些越来越罕见的事物,比如空间、安宁和时间。呼吸的空间、梦想的时间… 在芬兰这个湖多人少的地方,你还是可以找到那些珍贵的东西。

冬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