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北极冬天而痴迷

有些人喜欢冬季多过夏季,驯鹿牧民尼尔斯•马蒂(Nils-Matti)就是其中之一。

芬兰的拉普兰非常广大。它的面积大过葡萄牙,但拉普兰的概念还要大。许多游客以为他们已经到达了拉普兰,其实他们只是走了一半的路。进一步往北走,你就越能够了解拉普兰的真正意义。 当你沿着芬兰西北部的“手臂”再向北走, 地平线上的针叶林逐渐消失,桦树也缩小到一米的高度;同时,荒原在你周围升起,你也陷入了一片世上难寻的宁静中。在那里,你可以极目千里,听到的只是自己的呼吸,和靴子在雪地里嘎吱作响。一旦探访了埃农泰基厄(Enontekiö)的基尔皮斯湖(Kilpisjärvi)小村,你就会明白为何许多游客会年复一年重返此地。

拉普兰

在拉普兰,离开滑雪胜地和城市的喧闹与嘈杂,来到荒野的平静和安宁,只需几分钟的时间。

拉普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