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拉普兰的八个季节

4 分钟阅读

来源: Marko Vasara

在盘子上品尝北极荒野

拉普兰 (Lapland) 当地人对季节变化的细微差别非常敏感,表示这里有八个季节。这种多样性体现在当地农产品和芬兰食谱中,每个季节环境不同,收获也不同。

Sirly Ylläsjärvi 和 Heidi Seikkula 是科拉里精品酒店 Aurora Estate 的联合创始人。在餐厅里,Ylläsjärvi 和 Seikkula 使用的都是时令食材。在不管理事务或不做饭的时候,他们会到齐腰深的冰冷河里抓鱼。

接下来,Ylläsjärvi 将介绍拉普兰的八个季节,我们则从二人编写的美食书 Recipes and Unforgettable Experiences: Lapland’s Eight Seasons 中为各个季节配上了完美菜肴。

来源: Marko Vasara

冬季:圣诞节

“一年从寒冷黑暗的冬天开始。在最北端,太阳有一个多月不会出现在地平线以上。这时候,整个拉普兰都会被白雪覆盖,美丽非凡。黑暗的圣诞时间也叫极夜,非常神奇。”

美味:没有圣诞面包的圣诞餐桌是不完整的。圣诞面包是一种用酪乳和香料制成的黑麦面包,是芬兰的传统美食。Ylläsjärvi 用橙汁和啤酒麦芽增加风味。

晚冬:天寒地冻

“由于白日被夜晚替代,下午就可以看到蓝色的光芒。气温寒冷和降雪较少的时间最适合观看北极光。在一年中最黑暗的时候,桑拿浴、冰泳、丰盛汤品、芳香的自制莓果汁、红葡萄酒和热红酒在拉普兰很受欢迎。”

美味:薄饼起源于俄罗斯,但芬兰人已经做出了自己的创新和改良。芬兰的薄饼相当大,配有白鲑鱼子或熏驯鹿,堆满了腌咸菜、洋葱和甜菜根。

来源 : Tommi Hynynen

春季:松脆的雪

“春季阳光明媚,气温最高可以到零度以上,但夜晚依旧寒冷。气温波动很大,强风和暴雪经常发生。春季,人们很喜欢在户外进行越野滑雪、雪橇滑雪和高山滑雪。这些滑雪运动都很容易让人胃口大开。”

美味:在芬兰,腌制一直是将秋季收获保存到春季的传统方法。Ylläsjärvi 建议将红洋葱腌制并与生驯鹿肉或熏驯鹿肉一起食用,这是酸度与鲜味的完美结合。

Credits: Juha Laine

晚春:冰雪消融

“春夏之交,冰雪开始融化。芬兰南部的居民开始布置夏日花园,而其他地方的人可能还在冰钓——前提是你得知道去哪冰钓。还能见到半米高的雪堆,但路上已经没有了滑雪者或雪地摩托。你可以只穿一件 T 恤和一条短裤去爬山滑雪!这也是尝试滑行或传统雪鞋冒险的好时机!”

美味:白天越来越长,越来越亮,该找个时间庆祝一下了。精致松软的杏仁蛋糕非常适合这些明亮的日子。

来源 : Tommi Hynynen
来源: Juha Laine

夏季:午夜阳光

“夏季,连续数周都不会天黑。太阳昼夜不停地升起,一直在地平线以上。无夜之夜(也就是极昼)是极夜的对立面,被称为“kaamos”。晚上去钓鱼、沿着山丘骑行和徒步都很棒。夏季也是野外采摘的季节。野蓝莓是最先成熟的野生浆果。”

美味:Toast Skagen 类似于鲜虾吐司。其风味的关键在于新鲜的食材 – 甜咸的虾和浓郁的酸奶油。喝上一杯清爽香槟来庆祝午夜阳光,简直美极了。

来源: Markus Kiili

晚夏:丰收季节

“在秋天和第一次夜间霜冻之前,是收割夏季作物的时间。8 月,你可以在篮子中装满蘑菇、云莓、越橘和红莓。没什么比用自己采摘的蘑菇炖出的汤更美味的了。晚夏,大多数蚊子都消失了,黄昏也来得更早。这时候最适合去烟熏桑拿蒸一蒸、去湖里泡一泡了。”

美味:烤鲑鱼是拉普兰的一道热门菜肴。这道菜可以直接在火上做成,因此是露营地的首选。在湖泊中游玩了一天后,在水边尝尝这种多汁的鱼吧。

Credits: Tommi Hynynen

秋季:多彩之秋

来源: Harri Tarvainen

秋天也是狩猎季节开始的时候。这是拉普兰的一种流行娱乐,许多人都在冰柜里塞满了冬天的野味。每年这个时候都有大量的驯鹿肉供应,这是世界上最好的生肉菜。”

美味:该去参加著名的小龙虾派对了。扒开鲜红的壳,就着歌曲和烈酒大快朵颐吧。记得把头也吸干净,这可是最好吃的地方。

晚秋:初雪

来源: Tommi Hynynen

“在晚秋,下起第一场雪的时候,整个拉普兰都会安静下来,当地人可能会前往别处度假。这个季节漫长而黑暗,但也有机会看到在天空中舞动的北极光。雪后,狩猎和捕鱼活动通常都会停止。这是休息的时节,为冬天的劳作积蓄能量。”

美味:生驯鹿肉是享用芬兰最丰富肉类的最佳方式。野胡椒将让这道简单的菜肴大放异彩。

Credits: Markus Kiili

我们的推荐

Rovaniemi

Explore Rovaniemi, the home of Santa Claus and the culinary capital of Lapland during one of the eights distinctive seasons of the area.